启蒙运动时期的生物学

3.5 启蒙运动与升物学

《生物学思想发展的历史》 恩斯特·迈尔著 涂长晟等译 https://www.tuenhai.com 整理

正像“启蒙运动”(Enlightenment)这个词所表示的那样,18世纪,自布丰、伏尔泰、卢梭到狄德罗、Condillac、Helvetius及Condorcet,是一个理性解放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主要信仰形式是自然神论。虽然开明的自然论神者承认上帝存在,但是他们却无从证明上帝是为了人类的利益而创造了世界。自然神论的上帝是至高无上的智慧,世界及其普遍秩序的创造者;通用并且不变的规律的传播者。自然神论的上帝和人大不相同,也不关心人。从自然神论经由不可知论再到彻底的无神论并不非常费力,很多思想家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启蒙运动的时代是这样的一个时代,以往的信条,不论是神学信条、哲学信条,还是科学的信条都要接受无情的批判。然而法国政府(“国王”)对哲学家的迫害却告诫人们,哲学家们的很多学说不仅被认为是哲学学说,而且也是政治学说

例如Condorcet的平等主义就是对阶级特权(封建主义)的反叛,丝毫没有涉及升物学方面。他只承认有三种不平等,即财富的,社会地位的,和教育的不平等,而没有顾及到天赋的差别。他认为只要财富、地位和教育三者都平等了就达到了完全平等。像自然选择或甚至进化的概念对于提倡这种毫不妥协的平均主义的人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应当注意的是,启蒙运动并不是一种纯粹同质的运动。不同的哲学家有多少,不同的观点也就有多少

巴黎——从布丰到居维叶

在升物学历史上某些研究中心的迅速兴起是常有的事。十六、十七世纪意大利北部的大学就是一个例子,19世纪后半期德国一些大学的兴起是第二个例子,从布丰(1749)到居维叶(1832)的巴黎则是第三个例子。关于群星烂灿的巴黎的主要科学家所作出的特殊贡献将在有关章节中介绍,这里只单独提出拉马克(1744—1829),因为他提出的进化学说(首先在1800年的《Discours》中提出)彻底地背离了旧传统

一般常说只有青年人才具有革命的新思维,然而拉马克是在年过五十之后才显示了他的异端思想。他对地质学的研究使他认识到地球非常古老,而地球上的环境条件则不断发生变化。他充分认识到升物对环境的适应,因而就势必只能作出这样的结论。升物为了适应不断变化着的环境,升物本身就必须改变。他通过将第三纪地层软体动物化石与现代软体动物比较证实了这一结论。拉马克根据这些提出了转化(transformation)学说(1809),即升物具有力求完善自身以适应环境变化的内在趋势。然而所有这些解释事实上皆告失败,因为他所依据的是获得性状遗传之类的传统信念。拉马克虽然遭到居维叶刻薄的批判,但他的著作影响了很多读者,包括(退化器官的)《遗迹》一书的作者钱伯斯。尽管面临着各种非难,拉马克无疑地仍然为达尔文铺平了道路。由于拉马克对植物学,无脊椎动物分类以及有关升物学知识的多方面贡献,即使没有他的进化学说,他在升物学史上也占有一定位置,享有应得的荣誉

由于拉马克的进化学说(1800,1809)以及他于1802年新创了“biology”(升物学)这个词(Burdach于1800年,Treviranus于1802年也分别提出过),因而有时认为是他把升物学引进到一个新时代。从广泛的升物科学来说并不支持这种说法。拉马克的进化学说的影响微乎其微,而且“升物学”这个词的新创并没有创造出升物学“科学”。19世纪早期实际上并没有升物学这门科学,尽管当时已经有了拉马克的宏伟计划(Grasse,1940)和德国自然哲学派的某些著作。上述的这些不过是有待建立的升物学的计划书而已。当时只有博物学和医用生理学。升物学的统一还有待于进化升物学的建立以及细胞学这样一些学科的发展

拉马克的强劲对手是居维叶(1769-1832),后者对科学的供献多不胜举。他建立了古升物学(化石学),他对巴黎地层古脊椎动物区系的分析对地层学作出的贡献与英国的William Smith的研究同样重要。我在前面已经提到居维叶在比较解剖学方面的研究并否定了自然界阶梯的概念。当杰弗莱(Geoffroy Saint Hilaite)企图重新复活整个动物界统一结构方案概念时,居维叶对之予以毁灭性的抨击。他和杰弗莱之间的所谓“学院辩论”(Academy dispute,1831)并不是关于进化的问题(人们有时这样认为)而是一切动物的结构设计究竟能否简化成一个单一的原始模式的问题

居维叶对他的时代产生了巨大的、利害参半的影响。他激励了比较解剖学的研究(在德国的影响比在法国更大)和古升物学研究,然而他的保守思想也影响了法国的几代升物学家。因此,进化思想虽然是拉马克首先提出的,然而在法国却比在其它热衷于科学的欧洲国家经历了更艰难的历程才被接受。居维叶在进化学说史上扮演的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滑稽角色。他运用他的全部知识和逻辑力量来反对进化思想的最初代表者拉马克,然而他自己在比较解剖学,系统学和古升物学方面的研究却为随后服膺坚信进化论(进化主义)的人提供了最有价值的证据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